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 > 财经新闻

李弈贤:新加坡副部长没什么权 从制度上把权利分隔

2018-04-09 12:16:38 来源:  作者:
相关标签:
摘要:凤凰网财经讯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到11日在海南博鳌举行,主题为“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”。论坛设置四个板块,共60多场正式讨论。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。新加坡通商中国主席李弈贤在“

凤凰网财经讯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到11日在海南博鳌举行,主题为“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”。论坛设置四个板块,共60多场正式讨论。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。

新加坡通商中国主席李弈贤在“政商关系的亲与清”分论坛上表示,新加坡一个是“”商。不用找任何人,不用找任何关系都可以在新加坡设厂,拿到地,申请执照,所以有很多不了解情况的外国朋友来找我吃饭的时候,我说很简单,你不用找我,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权,我当这个副部长的职位没有什么权,能批的都是下面的官员,他们也不接见外宾的,所以制度上我们把权力给分开。你再请我吃太多的饭,我也知道你这个公司怎么好,但是我们没有去影响他,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影响他,也不会去影响他。

在“亲”方面,我们政府会用各种各样的委员会,比如我们成立的未来经济委员会,我看在企业界争取了上百个企业家的意见,各行各业的,让他们为政府献计,未来一二十年的经济战略怎么发展,行业有什么困难,政府应该怎么协助,都拟定了23个我们所谓的企业提升的蓝图。

以下为发言实录:

我之所以选择“清”,是因为它在制度上它是一个法制来支撑的,在很多企业公司的运作的环境里面它是一个法律的支撑,有很多条规,一般在欧美的企业要把事情给办到的话,它知道它的程序应该是怎么走的,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,我觉得它是清楚的。但是法律程序有,不代表它是亲商,因为有很多繁文缛节,让你走100个步骤,虽然很清楚,但是你要花很多时间,所以我是用这个角度来说它是清的,但是除了法律环境之外还有一个政治环境,政治环境大家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讨论一下,就是说什么是金钱政治,什么不是金钱政治。

吴小莉:新加坡的《贪污条例》更早,或者贪污调查局1952年就成立了,是很早的,大家可能觉得新加坡是不是反贪做的更好,政商关系更和谐,你选择的是一个“亲”+“清”,给我们解释一下。

李弈贤:世界银行对新加坡的评估,我们连续十年获得最容易做生意的地方,世界排行第一。另外一个国际透明组织把我们评为亚洲最廉洁的国家,全世界前五名。这既是一个挑战,也是一个目标,我们是1952年成立贪污调查局,其实之前英国人已经给我们贪污法令,但是是针对内部公务员,比较少面向其他的企业界等等。但是在那个时候他其实跟李光耀的理念有很大关系,因为李光耀看到在亚洲国家,在反殖民地的时候,都要满腔热血,都要为贫困大众和人民争取福利,这些上来的当政者因为是腐败,而让国家滑坡堕落,从争取利益的自由战变成掠夺老百姓资产的这样一批人。他认为如果新加坡要继续活下来,就必须要有一个非常严格的法律,而且要严厉的去执行。所以从1952年贪污调查局成立的时候,当时新加坡是很贪污的,跟亚洲其他国家是一样的非常贪污的,但是它也很多的环节,过后把这个东西给治理好。他的态度就是说压用一个非常强硬的手段,铁面无私的,所以我们有好几位部长在畏罪的时候有自尽的,有不敢回来的,有关进监狱的。

我们现在主要是两个条件,一个是清商,不用找任何人,不用找任何关系都可以在新加坡设厂,拿到地,申请执照,所以有很多不了解情况的外国朋友来找我吃饭的时候,我说很简单,你不用找我,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权,我当这个副部长的职位没有什么权,能批的都是下面的官员,他们也不接见外宾的,所以制度上我们把权力给分开。你再请我吃太多的饭,我也知道你这个公司怎么好,但是我们没有去影响他,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影响他,也不会去影响他。

在“亲”方面,我们政府会用各种各样的委员会,比如我们成立的未来经济委员会,我看在企业界争取了上百个企业家的意见,各行各业的,让他们为政府献计,未来一二十年的经济战略怎么发展,行业有什么困难,政府应该怎么协助,都拟定了23个我们所谓的企业提升的蓝图,是这样一个情况。所以从“亲”的方面,我们企业是很愿意跟政府接触的,我们觉得这个关系大家都有一个共识,如果企业死了,员工就失去工作了,政府也会倒台的。

相关阅读
网友评论 条评论| 人参与
账号
密码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城视网立场。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
'); })();